取舍万殊,欣于所遇。
  • 忘了笑啥。。。

    2009-03-01

    Tag:

  • 作家不是吹的。

    2009-03-01

    Tag:

    a:等下记得要挥手致意!

    b:哪只?

    a:随便

    b:能不挥么,你晓得,反正没人看!

    a:这是规定,他们付钱了,这是工作。

    b:得了吧没人在乎。

    a:反正我得挥手,我可不想被人找茬。哦,别懒成这样好不好,你就当这架飞机会坠毁,你再也见不到他们了。挥个手,表示一下。

    b:表示什么?永别?你觉得他们会喜欢这个?

    a:我微笑了,还有挥手,谁会觉得我在想坠毁的事情?来吧,别较劲。你看你看窗口那个男的还对我挥手了,他还挺得意!这孙子。

    b:哪个?

    a:紧靠安全门后面那个窗户。

    b:那个拿相机的?

  • 越冷越萌

    2009-02-23

    Tag:

    中午出去拍雪前大家分了一小瓶二锅头。

    向小萌学习他最新研发的必杀技。。。

    临时捏了个表情陶醉的烟鬼。

  • 姥姥和姥爷家

    2009-02-12

    Tag:

    姥姥和姥爷家在安徽农村,小时候只有寒暑假才能从城里回去过两个月的“放养鸡”生活。村子外有条大坝,有时候大坝外面是一望无际的田野和落日,有时候大坝外面是一望无际的洪水和落日,都美的一塌糊涂。每家每户都有一个大稻草堆,用来当做烧饭的燃料,我和表弟们就花很长时间躺顶上睡觉。无聊的时候会偷姥爷的香烟躲厨房里吸,有特工的感觉。所以到现在为止,我对父亲家系统的北京亲戚还是亲不起来。

    慢慢的,随着所谓的城市化,姥姥家和舅舅们1234姨们也慢慢离开了务农的生活和世代以姓氏命名的一方土地搬到县里自己盖的水泥小楼里,交通逐渐方便,去的却少了。

  • 过年回家

    2009-02-12

    Tag: